龙8游戏官方网站

 

文史资料

哈尔滨政协文史馆:把历史说给你听
 

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二)

哈尔滨政协文史馆:把历史说给你听

  八月二十八、二十九两日,周维斌、 张观等人一面在苏军支持下筹集粮款,一面派人将在家居住的同志找回来。他俩又亲自出去继续寻找党组织。此时,正是国民党蒋介石搞假和谈积极调军备战抢东北人民胜利果实的时候。周维斌、张观等人虽然不了解当时的政治形势,但他们在找党的同时,发现一些原来在哈尔滨的国民党分子以及曾和周维斌等人一起出狱的原哈尔滨国民党“党专”分子都大肆活动起来。国民党东北党务负责人在道外组建了“中国国民党哈尔滨市党部”。“国民党哈尔滨市党务专员办事处”也在道外恢复了。大街上还张贴着“欢迎中央军到哈尔滨接收”、“国民党政府是正统中央政府”等标语。“东光寮”的同志听到这些情况非常气愤,他们出于对国民党的憎恶,八月三十日在“东光寮”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会上就他们的认识,分析了面临的形势和在哈尔滨找不到党组织的原因。他们认为,国民党在哈尔滨公开活动,势必迷惑一部分市民,影响哈市人民对共产党的认识和对苏联红军的感情。而党的活动又一点迹象也看不出,他们估计哈市当时可能没有了党的组织。为了和国民党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研究认为,必须以党的名义成立一个组织。最后他们一致同意在“东光寮”成立“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中共北满临时省委”这个名称,他们也是争论了好长时间才定下来的。

  开始,有人提议恢复“中共满洲省委”,但大多数同志不同意。他们说,满洲所指太大,仅我们哈尔滨这几十个人不能代表全满洲。又有人提出成立“中共北满省委员会”,大家感到仍不合适,因为现有人员中都是失掉组织关系的人,有些还不曾入党。最后,有人提议加上“临时”两个字,以示和正式党组织的区别。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拥护。意见统一以后,参加会议的人,按照当时在场人员先后出狱的不同情况,选举周维斌为“临时省委”书记(周当时还不曾入党),张观为副书记,王景侠为组织委员,李光复为宣传委员,刘忠民为军事委员,宋维仁负责秘书工作,还根据当时青年和学生正统思想严重的情况,决定由樊继光、廖春潮重点负责做好青年和学生的工作。基于当时哈尔滨市的政治形势和他们过去在敌占区习惯采用的斗争方式,“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成立以后,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利用苏军军管会召开万人大会的机会,组织了一次较有影响的“飞行集会”。他们得知九月三日,苏军军管会以市政府名义(苏军进哈尔滨以后,指定当时任地方维持会会长的张廷阁,参照国民党的市组织法,将伪哈尔滨市公署改为哈尔滨市政府。张廷阁任市长,关鸿翼、巴拉挠夫为副市长),在八区原伪满棒球场召开万人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大会。为此,会前“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的同志做了积极的组织准备工作。他们动员当时在“东光寮”的所有人员,回家发动亲属好友,届时都去参加会议,还指派李光复、宋维仁起草了《告哈尔滨市民书》。其主要内容是阐述哈市人民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压迫,当了十四年的亡国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联官兵和苏联红军解放了哈尔滨。号召全市人民拥护中国共产党,感谢苏联红军等。张观利用旧关系找人将《告哈尔滨市民书》铅印了许多份。他们还写了很多标语、大字块等,准备会间张贴。

  九月三日这天,他们以“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的名义,在会场四周和主要路口张贴了“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拥护欢迎感谢苏联红军!”“中国共产党万岁!”等红红绿绿的标语和大字块。会间,他们散发了《告哈尔滨市民书》。周维斌还趁主持会议的苏军军官不注意,跳上讲台,拿起麦克风讲了话。他历数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的罪行,揭露了国民党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赞扬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抗日英雄事迹,表达了哈尔滨市人民对苏联红军的友好和感谢。最后, 他高呼口号,台上一喊,台下呼应,声势很大。散会了,他们又故意排起队伍,打出红旗回到“东光寮”从此,“东光寮”出了名,不知底细的市民都说“东光寮”住的是共产党的队伍。一些在哈尔滨做地下工作的同志和失掉组织关系的同志也都以为“东光寮”是党在哈尔滨的领导机关。

  第二,发展了一部分武装,壮大了同在哈尔滨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反动分子进行斗争的实力。这项工作主要是由刘忠民、陶蕴甫、邓昶等几位同志负责他们接受任务后,为了避开苏军军管会关于“地方居民不准拥有武器、弹药及军用器材”的命令,到哈尔滨香坊和平房一带边远地区串连行伍出身的穷苦人,组织自己的武装。由于当时工人失业,饥饿威胁严重,他们很快就组织起四百多人的队伍。虽然没有几支好枪,但为“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做了坚强的后盾。为此,当时的一些地痞、土匪、流氓等不敢到“东光寮”来捣乱。“临时省委”为了安全,也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还在“东光寮”设了岗,给几位主要负责人配备了警卫人员。这样,“东光寮”又俨然象一个领导机关的样子。

  第三,加强了和苏军的联系,密切友好关系,打击国民党在哈尔滨的活动。这项工作主要由张观负责。张观对地方情况熟,俄语讲得好,又有外交办事能力。他经常出入苏军卫戍司令部,并和苏军指派和他保持联系的马尔马斯德音少校加强友好关系。他组织人帮助马尔马斯德音少校干一些张贴标语、大字块等宣传工作。苏军政治部为了加强对哈市人民的政治宣传,筹办了中文报纸《情报》不久,张观把来接关系的陈飞、王石生等懂得编辑、校对、排拣字等印刷出版业务的全套人马派去,接着办了《松江新报》,赢得了苏军的赞赏。与此同时,“临时省委”派出人员跟踪搜集在哈尔滨国民党分子的反动活动情况,并通过苏军,打击了国民党在哈的一些特务组织和反动建军活动。

  第四,加强了对青年和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当时,哈尔滨市不少市民存在着盲目正统思想和反苏情绪。特别是由于个别苏军士兵的违纪影响和国民党的反动宣传,使一些青年学生的这种思想和情绪更为严重。他们认为国民党蒋介石是“正统中央政府”,苏军个别士兵的违纪现象是苏联欺辱中国。甚至有的青年三、五成群,伺机对单独行走的苏军官兵进行人身报复。为了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教育工作,澄清一些青年和学生的模糊认识,“临时省委”派廖春潮利用旧友关系,插进哈尔滨第一中学任教员,直接和青年学生接触,宣传革命道理,讲清利害关系;樊继光也利用各种机会和青年学生交朋友,用事实揭露国民党使东北三千万父老沦为亡国奴的罪行和苏军帮助中国赶走日本侵略者的功劳。经过他们的宣传,使一些青年和学生改变了对共产党的认识以及对苏联红军的看法,有些学生后来还参加了“北满临时省委”的活动。

  第五,团结大批革命者,扩大了革命力量。“东光寮”在哈尔滨市民中有一定影响以后,当时在哈尔滨因各种原因同党失掉组织关系的同志和拥护党的主张要求进步的青年,纷纷到“东光寮”找“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接关系或要求参加工作,甚至原来受关内党组织领导,在哈尔滨做地下工作的党员,也到“东光寮”来请求任务,参加工作。对此,“临时省委”规定,凡是到“东光寮”来的,只要他拥护共产党和苏联红军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愿意工作,一律欢迎并热情接待。因此,从九月三日庆祝大会以后至十月中旬,到“东光寮”来的人络绎不绝。

  十月中旬,党派干部到哈尔滨时,仅在“东光寮”居住的人就有二百多名,如果加上他们发展的武装和派在外面工作的同志,能有六、七百人。所以,客观上“东光寮”当时已成为哈尔滨市进步力量的一个核心。到“东光寮”来接关系的,有以陈飞等和中共冀东党组织有过关系的人;以陈沙为首的“八·一五剧团”的人;以邓昶为首的伪军医学校的人;以吴限为首的“东京支部”的人;以张罗为首的与中共冀中党组织有关系的人等等。这些人为后来党派干部到哈尔滨开辟工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成了当时政权和军队工作方面的宝贵力量。例如“八·一五剧团”到 “东光寮”后改名为“塞北风剧团”,十一月末随我军撤出哈尔滨,改编为哈西军分区政治部文工团,成为我军当时难得的一支文艺队伍。原剧团负责人陈沙同志已成为我军较有影响的空政歌剧团的领导人,现已离休。由于“临时省委”的同志都是较长期失掉组织关系的人员,他们不可能全面了解当时的政治形势和党在当时的路线、方针政策。因而,他们在这一段活动中,也受过一些挫折。例如,他们为了在哈尔滨市文人、绅士等上层人物中扩大影响,便在“东光寮”成立了一个“东北人民复兴促进会”,请了个姓罗的资本家当会长,公开挂出牌子。李兆麟同志知道这一情况后,派人将“临时省委”的负责人请去,严厉地批评了他们,命令他们立即摘下牌子,停止活动。并告诫他们,现在是国共和谈时期,哈市又是苏军军管,斗争要讲究策略。

  来源:《哈尔滨政协》

[关闭]
  主办:龙8游戏官方网站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